Welcome SW电子开户为梦而年轻!

订阅

多平台阅读

微信订阅

杂志

申请纸刊赠阅

移动应用

商业

SW电子平台 中国动画美学回到未来

岳巍 2019年03月20日

对很多中国人来说,国产经典动画片不仅是儿时的记忆,而且还影响乃至塑造了她们的审美。于是修复这些动画片也就超越了对中国动画美学的继承与发展,而扩展到对一段历史的回望与延伸。

 
2018年7月7日,随着修复工作的完成,《天书奇谭》电影交响音乐会在上海举行全球首演。
 
《天书奇谭》的上映时间,从原定的2018年年末,推迟到2019年7月。

对许多人来说,这并不算是一个好消息,但至少也不坏。等待的时间被延长,期待只会更急迫。

因为尽管已经问世35年,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真正在电影院的大银幕上看到过它的哪怕一个片段。

漕溪北路595号上海电影集团大楼7层,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目前的办公场所,这里的人们对《天书奇谭》公映的期待,更多一重意义。因为他们除了同为《天书奇谭》的观众之外,更是这部经典美术电影的创造者和让它最终能够走进院线的推动者。

完美计划

按照原计划,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对动画片《天书奇谭》的胶片转数字修复将在2018年年内完成。这部问世已经35年、过去只在电视上播放过的动画片,终于可以作为一部“美术电影”出现在电影院的大银幕上。

在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几年前就已经开启的“国产经典动画片修复计划”中,过去躺在美影厂库房中的电影胶片,将转化为数字影像,从而实现永久安全无虞。而这个胶转数的过程,也是对这些曾经影响了几代中国人的动画片进行修复的机会。

这些经典的国产动画片,最初都是胶片拍摄,时间流转,便都面临修复问题。这是一项系统性的大工程,在美影厂,经典动画片排着队接受修复,2018年,轮到《天书奇谭》。

这并非只是针对个体的动画片进行修复,而是对中国动画美学的一次宣扬。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现任厂长速达表示,对中国动画美学的继承和发展,需要对经典动画片进行修复。在速达看来,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动画片,在过去几十年中,不仅提供视听上的感受,更深层次来看,还影响乃至塑造了几代中国人的审美。

于是修复国产经典动画片,也就超越了对中国动画美学的继承与发展,而扩展到对一段历史的回望与延伸。

动画片修复分为两个步骤:画面与声音被分开处理。彻底修复完成的动画片,具备了在当下现代化影院上映的多项条件,这将会迎来一次延后多年的大银幕亮相。有些经典动画片在开始动手修复时,就已经确认未来要进入院线公映,比如《天书奇谭》。

《天书奇谭》中的人物形象,是几代中国美术电影人的心血,也是几代中国人的记忆。

《天书奇谭》完成于1983年,曾经是许多人寒假与暑假里,在电视屏幕上反复看到的影像。即便不断重复地播放,似乎也没有人对此表达微词。偶尔出现的“负面”评价集中在影片中的反面角色过于生动,因而成为许多小孩子的童年阴影。

在这部结合了东方神秘主义元素,同时又与西方古典神话故事中盗火的普罗米修斯形象暗合的国产动画片中,几乎是以中国本土传统形象,展示着新时期的英雄主义精神,其间还饱含着对诚实、勇敢、责任与信任为内核的时代精神的歌颂。需要指出的是,1983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五年后,中国社会处处体现着繁荣与活力,真实与善良重新成为了日常词汇。中国动画美学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它始终是属于时代的。

成立于1957年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从未离开过当代中国与当代中国所处的时代。过去60年中所创作的被国人称为动画片的美术电影作品,无论是以怎样的艺术语言呈现,其精神内核都是在观察与记录时代。

在这部不露声色地呈现时代主题的动画片中,源于中国古代志怪小说的故事情节被赋予了与时代主题相符的解读,传统与现实的结合工整且毫无匠气。在问世之后的35年中,《天书奇谭》自己也成为了传奇。它被视为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历史上创作的经典动画片中,最接近大银幕上映的一部。只是计划经济时代,美影厂的“美术电影”极少能够在大银幕上放映,人们一般只能在电视机里看到那些生动的动画形象。

速达在2018年4月成为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厂长时,除了已经创造出中国动画史中广受赞誉的“大耳朵图图”这个新形象之外,作为中国动画新生代的代表与领军人物,从《大闹天宫》开始,她在国产经典动画片的修复和进入院线这件事情上,已经做了多次尝试。

速达感慨兄弟单位对国产经典动画片,特别是《天书奇谭》修复的支持。“大家是真的喜欢这部动画片,是真的想要把它修复到最好。”速达说。

《天书奇谭》的修复目标是“完美”,并且因为从一开始就有修复完成后能够进入院线公开上映的计划,这就要求修复过程采用最高标准。

修复伟大

范毅,美影厂分管市场营销工作的厂长助理,是美影厂的“老人儿”。

在范毅眼中,《天书奇谭》是中国动画史上毋庸置疑的“头部作品”。“整个故事、人物造型、音乐音效、导演处理的手法、对白与旁白,都非常非常棒。”他评价说。

在这次修复过程中,许多工作人员正好是40岁上下这个年龄段的人,谁小时候没看过美影厂的动画片,没看过《天书奇谭》呢?

于是,工作的内容不再只是修复一部经典动画片的责任感,而是又加上了一重亲身参与维护自己曾经的精神城堡的荣誉感。

对《天书奇谭》的修复过程,范毅有数不清的细节可以讲述。

他介绍动画片的修复分为两种:一般修复和精修。前者就是“过一遍把画面弄干净”,精修则是“一帧一帧地修”,因为时间久远,画面上“破损的地方都要一帧一帧补好”。

因为有着“进入院线公映”的目标,《天书奇谭》自然选用精修。画面修复完成之后,就是声音的修复,对《天书奇谭》来说,这成为了最难的一个环节。

“如果只动画面不动声音,画面修得很好,但是声音还是原来的,在现代化的影厅里放映时,画面与声音之间会存在很大的落差。”范毅说。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声音也必须进行修复。而在真正开始这项工作之后,人们才发现这将是一个难度更大的“工程”。

“声音修复最大的难题是什么?”范毅自问自答:“《天书奇谭》原来的声音都是‘从中间’出来的,不是环绕立体声,现在要是进当下现代化的影厅,这种声音肯定不行。”

生成环绕立体声,所有的声音都要重新配置,这又带来了新的难题。

在《天书奇谭》最初的版本中,没有分声轨,包括对白、旁白、音效在内的所有声音都是“混”在一条声轨上的,这导致现在很难实现分离修复。

工作人员最初决定采用一个简单的办法——重新进行声音的采集,这一部分配乐工作由上海交响乐团完成。一个核心问题是,哪里也找不到完整的曲谱。

原作曲者吴应炬先生已经过世,即便是在吴先生家里,也只找到一份残缺不全的曲谱。

负责修复音乐的工作人员,用了最笨的方法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听写”了原片中的配乐,将声音还原成曲谱,再重新演奏出来,以进行录制。

音乐问题解决了,人物对白的问题接踵而至。工作人员希望仍然由35年前为这部动画片贡献声音演出的艺术家们完整地再次出演,但这显然已经是无法完成的任务。

当年那些来自于著名的上海电影译制片厂的顶级声音表演艺术家,有的已经去世,有的虽然健在,但也已年迈。

为片中“邪恶集团”灵魂人物老年狐妖配音的苏秀,已经92岁,与35年前相比,“气都有点不接,一个人50多岁的时候跟90岁的时候,声音和气息,完全不一样。”范毅说。

不光苏秀,当年为主角蛋生配音的丁建华,在重新配音的过程中,不断重录,但还是一直认为“感觉不太对”。

作为一个老美影人,范毅说:“如果没有听过以前的,现在会觉得新的配音还挺好。但是前后两个版本一比较,即便是同一个人配的,也能听出差别。”

“袁公”是故事中的核心人物,这个品级很低的神仙出于造福黎庶的公心,私自向凡人传授法术,泄露天机,遭遇最严厉的惩罚。这个角色身上蕴含的牺牲精神,被泰斗级配音演员毕克演绎得沉稳内敛又不乏坚毅果敢。毕克先生已经于2001年去世。为了填补这个空缺,上海电影译制片厂配音演员乔榛重新为袁公的角色进行了配音。

众人对新的配音版本倾注了不尽的心血,但总觉得还是没能实现完美。对白的问题依然存在,直到人们向“技术进步”求助,来解决这个难题。

这些来自于上海电影集团下属多个不同单位的优秀技术人员,为美影厂的《天书奇谭》修复毫无保留地付出耐心与精力,借助新技术,最终实现了对原有对白的完全保留。

经典动画片原版声音问题带来的困扰,在《大闹天宫》进行修复时就已经上演了一次,当时的解决办法是有12位当红的明星分文不取地重新进行了配音。当时,声音处理技术还无法实现对混压在一个声轨里的声音进行分离。

轮到《天书奇谭》时,工作人员花了很大力气,动用一切手段,最终成功实现在原来单声道中对原有配音的剥离。这样,1983年版《天书奇谭》的原始配音得到保留。这是最新的声音处理技术在国内的首次尝试。范毅直说技术人员“真是太伟大”。

标准合作

《天书奇谭》的修复在进行中,一步一步迈向计划中的完美,而这个走向完美的过程,也有人想要用影像记录下来。动了这个心思的是百胜中国。

百胜旗下的西式餐饮品牌肯德基在中国市场的门店已经有5,900多家,这5,900多家门店除了提供符合中国消费者口味的食物之外,还在扮演中国经典传统文化热心传播者的精神角色。

无论是餐厅布置、食物包装,还是系列图书、儿童主题套餐、周边产品,以及线上线下活动,肯德基都在用传播矩阵增加中国传统文化传播的深度和广度。

过去几年中,无论是与美影厂还是与中国国家博物馆在文化品牌领域的合作都在可持续地进行,让经典保持年轻化,与消费者近距离互动,帮助中国家庭和年轻人了解和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

对美影厂来说,无论是速达还是范毅,抑或别的工作人员,对商业合作对象的选择,都有着严格的标准。“所有商业元素的引入一定是在创作允许的范围之内,不影响到内容和艺术标准的情况下,才会进行。”速达语气坚决,“我们不会为了商业去创作不符合创作规律的东西,一切都还是要以艺术和专业为出发点,这是一个基本的前提。”

双方都认同这一基本前提,并且都表现出对文化这一核心元素的尊重,使得美影厂与肯德基成为了彼此信赖的长期商业合作伙伴。

从2016年开始,肯德基与美影厂合作推出“国漫系列玩具”,在上海美术电影厂的经典动画形象之上增添了活泼可爱的元素和时代特征,让这些各具风格的经典重回潮流,再现风采。

2016年春节前后,《大闹天宫》美猴王玩具和故事画册出现在肯德基的餐厅中,红极一时。这是一种相对传统却又创新的合作模式。美影厂提供IP,肯德基则整合线上线下资源进行推广和传播,让国漫经典更好地深入人心。

这显然是一个好主意,但很快有人就会发现还有更好的。

范毅记得是在2018年5月,距离漕溪北路美影厂办公区步行只需要1公里的天钥桥旁百胜中国大厦里,双方的话题从2019年是猪年,可以将可爱版猪八戒的形象进行推广开始。

范毅随口提到了美影厂的经典国产动画片的修复项目,不经意间谈及2018年计划修复完成并公映的《天书奇谭》。

“肯德基品牌团队非常敏感,一下子产生了更大的兴趣。”范毅回忆道。

肯德基中国总经理黄进栓(Johnson Huang)在采访中谈到:“肯德基将《天书奇谭》的修复过程拍摄成一部纪录片,初衷是记录下令人动容的‘守护国漫’计划和三代‘国漫守护人’的辛劳和贡献,带动更多的人加入到对经典国漫的关注和守护。经典国漫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肯德基将文化传承视作企业社会责任的一部分,坚持发展,不断创新,致敬传统文化,提升民族自信。”

《天书奇谭》原版的导演钱运达在影片的声音修复过程中,与艺术家们交流当年的音乐创作过程。

这是一部肯德基主动尽量淡化商业色彩的纪录片,全片绝大多数时间在讲述修复的过程。《天书奇谭》的导演之一钱运达先生已经年逾90,仍然坐着轮椅出现在修复版音乐录制现场,向上海交响乐团的演奏者们致谢。

在纪录片中,钱运达观看修复之后的成片,速达向他讲解修复中解决的问题。被问到修复成功的标准是什么时,她说:“标准首先是老一代满意。”

现在来看,老一代这一关已经过了,速达也感受到人们对《天书奇谭》公映的期待,甚至商业合作伙伴肯德基推出的天书奇谭主题套娃也已经推出。一切都在向着“完美”前进。

完美的终点是接受市场的检验。

在计划经济时代,美影厂的所有产品都是国家统一收购,制作完成之后,几乎就与美影厂再无瓜葛。现在美影厂必须对市场保持敏感,速达必须成为直面新时期市场挑战的厂长。

在美影厂出品的动画片中,许多都可以被视为对其所处时代的注脚。而现在,美影厂必须更深入地加入时代的运行变迁。

作为中国动画美学重要的继承者之一,速达必然经历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在发展中的又一个变化时代,她要做的和能够做的,就是随着时代前进的同时,又保证脚步不会凌乱。

美影厂的整个定位是中国动画美学与民族化的表达,这个定位永远不会放弃,要传承发展下去,但是在新的时代,一定要找到新的艺术表达,不模仿别人,不重复自己,这是“美影人”的共识。

“动画片还应该是时代的,也应该属于时代。”速达说。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旧址在万航渡路上,那是一条安静的长街,推开一道生锈的铁门,就能够看到一处安静的院落。过去几十年中我们看到的那些承载几代人记忆,标注着时代烙印的动画片,就是在那里诞生的。

现在,院子里的杂草已经开始疯长,几座原有的办公楼房都被凿去了门窗,有的地方因为墙面脱落,露出了里面的红砖。这处中国动画电影史上的圣地,春节过后,改建工程会正式开始,速达期待着一年后,美影厂搬回原址。在她看来,那个院落更安静,更像是搞电影艺术的场所,也更适合进行艺术创作。

以现在为起点,一年后可以算是“未来”。一年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将回到万航渡路618号,而中国电影美学也将回到未来。(SW电子开户中文网)

我来点评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SW电子开户专栏